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

『賢出沒注意-公民電影院』本週電影:<穿越和平>
<穿越和平>到洪仲丘之死
          

******************
訪問人:馮賢賢,不在乎頭銜的媒體人,   
最大毛病是總想改變不對勁的事。
對談人:錢建文醫師,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
             病人安全促進聯盟常務理事。
             *****************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(以下為訪談摘要)

馮:<穿越和平>是公視「紀錄觀點」繼<和平風暴>後,探討SARS真相的第二部紀錄片,焦點在周經凱醫師身上,他被台北市政府拿來當替罪羔羊。你為什麼在"醫療品質"課堂上放這部影片?
錢:我帶的是畢業後第一年的學生。台灣從SARS院內感染事件後開始有醫療品質課程,當發生醫療不良事件,要去做"根本原因分析"。<穿越和平>,就是一個很好的"根本原因分析"的探討,它把SARS院內感染事件,來龍去脈說的很清楚。

馮:周經凱醫師在和平醫院封院時正好外出吃飯,回不去醫院,就先回家,上網查世衛組織公告。他發現居家隔離才是正確作法,所以就居家隔離。結果他被炒作成落跑醫生,警察把他抓回和平醫院。醫師原本是評鑑第一名的好醫生,卻被台北市府記兩大過革職。你放<穿越和平>,學生反應怎樣?
錢:他們看得算是津津有味。這部紀錄片,讓我們了解負責醫療行政的政府官員,遇到事情的心態。全台灣醫生都應該好好看一看,可以獲得很大的啟發
馮:這部片子有沒有讓你的學生看到之前所不曾想過的事情?
錢:我一直跟他們講:你今天最大的收穫應該是,以後你碰到跟周經凱醫師同樣的狀況,你要知道怎樣反擊

 洪仲丘事件,醫師差點又成代罪羔羊

馮:最近在洪仲丘疑似被長官凌虐致死的案件裡,服義務役的醫官呂孟穎是最早被軍方送辦的人。醫勞盟率先替呂孟穎講話,讓軍方難以轉移焦點。
錢:我們主動關心這個案子,因為看來國防部只是想找代罪羔羊。醫勞盟的官網先貼出訊息,醫師公會全聯會才跟進。
馮:醫勞盟成立,是否跟<穿越和平>這部紀錄片有關?
錢:我個人有受影響。從前我不大關心外面的事,後來受到兩件事影響:一是看<穿越和平>,認識到官僚系統醫師息息相關,二是參與反國光石化,領悟到政府多麼不講理。醫勞盟副秘書長林秉鴻就是在<穿越和平>裡唸日記的那個醫生。他受到SARS事件的啟蒙。
馮:<穿越和平>裡,周經凱醫師的遭遇說明官僚體系如何犧牲無辜的個人。
錢:官僚體系擅長用「表面原因」來掩蓋整個系統的錯!事實上,分析到最後,人的因素常常只佔一小部分。從周醫師事件很清楚的看出來,他是很倒楣的,被怪罪的對象,很多真正系統上要檢討的,最後反而被模糊掉了

醫勞盟為醫護發聲,對抗政府錯誤決策

馮:事件發生三年後,檢察官還以公共危險罪對醫師提起公訴,但最後市府敗訴。如果你的學生陷入周經凱的處境,他們會怎麼選擇?
錢:這個滿困難的,醫師服務於公家醫院,所以政府對他有一定的拘束力。有很多值得探討的,第一,全部集中隔離是政治決定,這決定本身就有問題。我們為什麼要成立醫勞盟?我們要發聲!當初沒有這管道,醫護就被這樣宰割。今天要是敢這樣隨便亂做政治決定,一定會被修理,不可能像周醫師那麼倒楣。第二,把他們全部集中在一起,前幾天卻又是一團亂。已經做了錯誤的決策,又不給他們很好的防護措施!這兩個事情加起來,真的是很離譜。
馮:我們在這個案子看到,司法體系和監察院,跟行政體系沆韰一氣!法院讓周經凱醫師敗訴的所有判決,以常理來看非常不公道。監察院本來要彈劾和平感染科主任林榮弟、院長吳康文,還有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緹,竟然連開兩次會都流會,第四次會才決議彈劾吳康文跟林榮弟,邱淑媞沒事。這裡面看出很多政治護航的痕跡。您曾說十年前SARS,從台北市政府到中央,各懷鬼胎,聯合隱匿疫情。當初中央是民進黨執政,台北市是馬英九當市長,他們各懷什麼鬼胎?
影片網址: http://youtu.be/H4n_iyXnFu4

政客凡事卸責,不可能認錯

錢:地方政府就是想把病人推到醫學中心去,和平醫院就只想隱匿病情。這個事情讓我聯想到遠通ETC,但凡一個弊案涉及到藍綠都有的時候,大概就沒事!當初遠通有新聞說他同時賄賂藍綠立法委員,讓他可以接到這個案子。同時藍綠都有份的時候,這個事情大概就沒事了。那部紀錄片裡面,我覺得最精采的在最後,電話錄音實在太精采了,官員講的那麼露骨…
馮:你是說台北市接替邱淑媞的衛生局長張珩。
錢:是,他就講,擺明的就是要把你犧牲掉!我是局長,可是這不關我的事,這是別人決定的,大家決定要犧牲你了,雖然我認為這樣是不對的,但上面的意思就是要這樣做,所以那跟我沒關係!
馮:張珩決定對周經凱下毒手前,在電話裡說,疫區,把人叫回去幹嘛?顯然他並不認同!他說,不要談是非,所有的人都叫回去,你要政府向963個人道歉嗎?所以這件事你要寬容!意思是說,你不要再跟我們扯什麼是對的、什麼是錯的,政府不可能低頭去認錯,所以你就認了!你的學生從這裡學到什麼?
錢:我覺得他們學到,政客凡事都是別人的錯,遇到事情推卸責任,不會自我檢討。在很多醫療事故都可以看出來有同樣問題,包括後來很有名的邱小妹醫療轉院事件,還有宜蘭的護理人員打錯針事件等。衛生署官員,或是地方衛生局官員都出來說,我們有某某法律可以對付這些醫護人員!他們從來不會檢討,為什麼醫療會這樣子,為什麼會找不到小兒科醫師,為什麼一位護理人員大夜班、小夜班,要照顧那麼多病人?
 影片網址: http://youtu.be/H1NwdLgPOOg

 鄉民的正義 共同反抗政府惡行

馮:影片裡防疫專家蘇益仁認為隔離政策沒配套,該做的都沒做;台北市副市長歐晉德認為隔離政策沒有錯,只是配套不夠完善;但是詹長權教授認為隔離政策是錯的,政府沒有專業,做了錯誤決定,還要硬拗,去犧牲醫護和其他人。你和學生的看法怎麼樣?
錢:我比較偏向詹教授的意見。學生覺得應該要按照蘇益仁當初規劃的,不是用集中隔離的方式,不是把所有的醫護人員、病人,全部叫回集中在和平醫院處理,而是符合世衛組織的常規,是要分散。最後變成政治考量,其實是錯的政策。這應該是可以反抗的。當初社群網站沒這麼發達,我相信在今天,要是那些醫護人員又被關進去,防護設施什麼都沒有,在臉書上就已經踢爆了!大概一、兩天之內,政府就會有動作了,資源趕快進去,不會像當初這樣,裡面一團亂,外面任何援手都沒有,實在非常離譜。
馮:這次洪仲丘事件應證了你的看法。醫勞盟為醫官發聲,逼的國防部不能再轉移焦點。憤怒民眾在社群網站大量交換訊息,也讓政府受到很大壓力。
錢:洪仲丘事件跟大埔農地很像,恃強凌弱、黑箱作業、沒有公平正義!這件事把台灣所有當過兵的男人的痛喚起來。從前大家只能在家裡生氣,現在可以串連,可以聯合行動!
馮:官僚體系是可以利用公權力來反撲的。SARS事件結束三年以後,周經凱醫師都已經被革職了,竟然還被北檢以公共危險罪起訴,你認為他們用意何在?
錢:實在看不出來他為什麼要這樣做?唯一可以推測的(沒有什麼證據),我認為就是要報復,不然還有什麼理由?

 SARS慘痛教訓 誠實為上

馮:下一次疫情再爆發的時候,我們還會看到同樣的劇情嗎?醫勞盟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
錢:現在很多醫師,尤其是年輕的,都有一些醫療品質的觀念。醫勞盟其實是發聲管道;對政府的決策、輿論,我相信都有一定的影響。以後再發生類似事情,政府想要像和平醫院一樣,用錯誤的政治決定,來凌駕專業的機會應該不大,否則他會付出很大的代價!
馮:所以SARS對醫界的沖擊很大?
錢:大家去看紀錄片就知道:一路隱匿,造成院內大量感染,我認為滿丟臉的,造成那麼大量的傷亡。假如我們沒有從這個慘痛教訓去徹底檢討,以後還是會不斷發生。台灣的醫護人員,一定要仔細看懂這部紀錄片,就可以了解以後我們要怎麼樣保護自己,來對抗錯誤的政治決定。
馮:在<穿越和平>裡,邱淑媞很激動的說,她受到非常大的傷害。她離職時,馬英九給她辦了盛大的歡送會。她當局長,市立醫院淪陷,幾百人感染SARS,蒙受痛苦,造成超高死亡率,甚至讓台灣經濟停擺三個月,損失超過七百億。為什麼我們沒有看到她任何一點點的愧疚,反而是覺得自己最可憐、最倒楣?
錢:您講她的反應,我也覺得很精采。馬總統在第一次就職,有風聲說要找邱淑媞當衛生署長,我就想,好膽你來找看看...
馮:如果當初他任命邱淑媞,你們會有動作嗎?
錢:我想我會想辦法把我看到<穿越和平>的內容廣作宣傳。明明本身做錯事情的人,出來說好像他受到很大的委屈傷害。
馮:在醫界你們會不會這樣?如果醫生犯錯,你們怎麼處理?
錢:我自己的看法是誠實為上。很多事情要是很明顯的錯誤,你越遮掩,反而會越慘,最後兩敗俱傷。 你就是很公開的跟病人討論,表示道歉遺憾,最後不一定有事情。五、六年前有一位我的導生跟我講,他開完刀,發現紗布還在肚子裡面,主治醫師就帶著他去道歉,再開刀把它拿出來,把事情處理好。所以我想是因人而異,我們醫界還是有很多不同的做法。
馮:謝謝錢建文醫師。
影片網址: http://youtu.be/ps1C4xxMal4
(end)

1 則留言:

  1. To:台灣農村陣線…..


    【推翻暴政】及《全民抗稅》為目標,為台灣找出《新路》!


    【推翻暴政、消滅貪腐、移動長城、反向包圍】

    台灣農村陣線發動的「八一八拆政府」秉持「公民不服從」理念是正確的,但是,推動方法太犧牲,也太辛苦了,如果,能夠稍事修正推動【推翻暴政】的方式,用【移動長城、反向包圍】的形態出現,在任何想要抗爭的戰場,也不需要申請路權,就直接以《全民上街散步》的隊伍,不斷的前進並移動位置,將【不法白道】奴隸的成員,不時、隨意的將【非法集團】包圍。同時,應該以《抗稅》為手段,來宣示【推翻暴政】的決心,讓政府運作完全停擺為目的。

    大家好!

    當今政府之腐敗實況,形同滿清末年的再現,不合法集團成員殘暴的作為,【無時不在,並四處行暴!】,甚至,比傳說中【明朝東廠】的手段,更為黑暗、更是強暴。

    請您(妳)連繫,全省各地方友好的民間社團、學生及產業團結聯盟等,響應拆政府、反核四、抗服貿等行動聯盟的活動,於居住所在地的各地行政大樓前,串成人龍,以【移動長城、多人一組,反向包圍,一直大循環】的抗爭方式,用輕鬆、容易、有效的和平方法,【推翻暴政】及《全民抗稅》為目標,為台灣找出《新路》!

    我只是一個人,力量有限,但我不願意看見:【已正在逐漸毀滅的台灣】及《無辜百姓》,繼續被政權壓迫、被政府出賣,甚至被摧殘至死!

    我相信,您(妳)及同心愛台灣的所有朋友與學生們,一定也和我一樣,被有組織、有規劃、是和平的方式,讓我們一起發動《寧靜革命》!

    就是現在,不要再遲疑!

    美式【移動長城、多人一組,反向包圍、一直循環】的抗爭模式:

    就是,請參加抗爭的人,四~六個人一組,左右併排,前後串成人龍,手舉【抗爭標語】,往前方遊行;同時間,另一組的四~六個人,也是左右併排,也是前後串成人龍,手舉【抗爭標語】,往後方遊行。於是,同時、同地、《兩個不同方向》的兩串抗爭人龍,在抗爭現場就會以【不停循環】的方式,團團包圍公有建築群,以及那些不合法、不公義的集團成員,形成完美的遊行隊伍,達到強有力、高壓迫的抗爭活動。

    兩個相反方向抗爭隊伍的人龍,環繞同一個目標建築群前進,比如像是:【國防部】+【總統府】+【立法院】+【監察院】+【行政院】+【火車站】,以及【各地市政府】、【各地縣政府】、【各地鎮政府】、【各地鄉政府】等,同時、同地、不停以《兩個不同方向》的循環走法,進行抗爭大遊行。

    當遊行過程中,遇上不合法、不公義的集團成員現身時,遊行隊伍以【反包圍】的方式,繞出不合法、不公義集團成員的人牆後,將【非法人牆】當成《被包圍物》,繼續不停的循環遊行、抗爭。

    抗爭人龍,永遠,以【移動長城、多人一組,反向包圍】為原理,當參加抗爭的人員太多時,請隨時、隨地、以《再分流》的方式,將抗爭人龍分解成更多串、另一路的抗爭人龍,拓大抗爭【包圍範圍】,我們就可被有組織、有規劃、是和平的方式,沖散【非法人牆】。

    依我們(我,台裔美國人)的過往的經驗,我認為,只要有3~5萬人,所形成的【移動長城】,就足于將台北市內的大街小巷【踏平】;同時,全省各縣、市、鎮及鄉的人民,也只要有500~1,000人齊步站出來,包圍各地公有建築群,共同【揭杆起義】,一起發動我們的《寧靜革命》,達成【推翻暴政】及《全民抗稅》的開花並結果!

    謝謝!

    請您再轉傳您(妳)的友人,謝謝!

    秦亡 再筆

    本人:秦亡是真人,真名!

    回覆刪除